全球四大湾区各放异彩,粤港澳大湾区呈现“自生型”特征

全球四大湾区各放异彩,粤港澳大湾区呈现“自生型”特征

在近期发布的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共有99家企业总部坐落全球四大湾区(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粤港澳大湾区),数量创历年新高。

在当今全球经济发展中,能够起到引领全球技术创新和资源配置的地方,大多集聚在港湾遍布、水路相连的湾区。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世界60%的大城市坐落在湾区,湾区占世界经济总量的75%。而这一由湾区地理位置所衍生出的经济效应被称为湾区经济。纵观世界湾区发展,皆是因港而生、依湾而兴,其经济发展主要经历了港口经济、工业经济、服务经济、创新经济四个阶段,湾区经济作为重要的滨海经济形态,是当今国际经济版图的突出亮点,是世界一流滨海城市的显著标志。
四大湾区以开放性、创新性、宜居性和国际化为其最重要特征,具有开放的经济结构、高效的资源配置能力、强大的集聚外溢功能和发达的国际交往网络,发挥着引领创新、聚集辐射的核心功能,已成为带动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引领技术变革的领头羊。
旧金山湾区是典型的“高科技湾区”,以环境优美、科技发达著称。它拥有世界知名的硅谷以及斯坦福、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20多所著名科技研究型大学。这里是大批科技巨头企业全球总部所在地。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中,有10家总部在旧金山湾区。虽然其数量在四大湾区中最少,但产业特色更为鲜明。上榜的10家企业中有7家来自科技行业,包括苹果、Alphabet(谷歌母公司)、脸书、惠普、英特尔等。旧金山湾区企业的平均营收和利润两项重要指标明显高于其他湾区。
纽约湾区是典型的“金融湾区”。它是世界金融中心,其金融业、奢侈品业和都市文化都具有世界级影响力。华尔街是世界金融的“心脏”,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交易所的所在地。美国7大银行中的6家,全球银行、证券、保险、期货等近3000家机构的总部设于此。全美最大的500家公司,1/3以上的总部设在纽约湾区。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中,有24家分布在纽约湾区,上榜企业平均资产规模为7167亿美元,是其他三大湾区上榜企业平均资产规模的2到3倍。
东京湾区是“产业湾区”。这里聚集了日本1/3的人口,2/3的经济总量,3/4的工业产值,成为日本最大的工业城市群和国际金融中心、交通中心、商贸中心和消费中心。东京湾沿岸有6个港口首尾相连,吞吐量超5亿吨。在庞大港口群的带动下,东京湾区逐步形成了京滨、京叶两大工业地带,钢铁、石油化工、现代物流、装备制造和游戏动漫、高新技术等产业十分发达。该区域也是三菱、丰田、索尼等一大批世界500强企业的总部所在地。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中,有40家总部位于东京湾区,在四大湾区中遥遥领先。
与纽约、东京这类具有全球中枢性质的湾区相比,粤港澳大湾区更多呈现“自生型”湾区的特征。而从湾区经济“气质”角度看,粤港澳大湾区与旧金山湾区又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一方面,两个湾区都具有“科研湾区”与“创新型湾区”的特点,另一方面,两个湾区又都兼备金融业和创新科技两个支点。粤港澳大湾区内的香港是全球一流的国际金融中心,拥有非常完善的金融体系,而深圳作为全国性经济中心被市和国家创新型城市,不仅有全球知名科技企业,也有大批中小微型科创企业在此生根发芽。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中,粤港澳大湾区上榜企业数量为25家,首次超越纽约湾区,且产业结构相对全面。除新晋的4家外,有17家企业排名出现上升,合计占比84%,在四大湾区中比例最高。
逆全球化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给世界经济发展格局带来巨大冲击,在重塑全球经济格局的同时,深刻改变着人类生产生活方式。四大湾区经济发展也出现了新变化、新趋势
1、瞄准未来产业,促进产业换代升级。
受疫情及国际形势的影响,全球主要经济体、特别是国外三大湾区,都加大了对5G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疗等高端产业的研发力度,个别领域(特别是这些产业领域的关键技术)甚至出现新的争夺战。旧金山湾区与东京湾区发展紧盯科技前沿,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将计算机与传统产业相结合,把智能赋予传统工业,促进传统产业的升级,力争在“工业4.0”时代的未来产业领域中把握更多的发展先机。纽约湾区积极挖掘区域发展的新动力。除了继续保持金融领域的绝对优势以外,创意产业和科技创新产业迅猛发展,是近年来纽约湾区最为亮眼的两大产业。位于纽约曼哈顿的“硅巷”汇聚了大量科技创新企业,谷歌、脸书、微软等高科技巨头纷纷在此设立了研发机构和业务中心。“硅巷”的快速崛起,使得其与旧金山硅谷和波士顿一同构成了美国三大科技中心。
2、产业链、供应链布局区域化、本土化。
受疫情影响,人流物流受限,全球许多海运、空运航线停运。国外三大湾区的研发机构和企业大都全球布局,供应链遍及世界各地,因此受疫情影响极大,产业链、供应链一度阻断。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与安全的重要性日益引起普遍重视,各国纷纷鼓励制造业回归本土,争相就近布局产业链、供应链,这使得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物理空间被大幅压缩、正在变“短”。国外三大湾区经济发展正从“全球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体系”向“区域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体系”转变。
3、粤港澳大湾区与共建“—带一路”倡议融合发展。
粤港澳大湾区是中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是中国联系世界的重要纽带,在国家发展大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特别是对于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而言,粤港澳大湾区战略地位尤为重要,它是国内市场循环的腹地,是联系国际市场循环的桥梁、战略支点,也是国内国际市场的重要纽带;同时,大湾区内完备的制造业产业链、供应链,成熟的基础设施,高效的现代物流体系,雄厚的创新研发资源,规模庞大且有活力的消费市场意味着大湾区必然是中国经济内循环的重要增长极。末来,对于进一步推进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深化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国际经济合作,其重要性将不可替代。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