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星际荣耀彭小波:中国商业航天 未见终局

独家专访星际荣耀彭小波:中国商业航天 未见终局

精彩观点:

1、对于任何一个航天企业,只要它一直发射,(那么)失败是一个迟早的事情。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通过努力,把有可能要来的失败无限地往后推。

2、对航天来讲,质量就是生命线,没有质量的航天是没有意义的。

3、商业运载火箭大格局已经初现,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没有新的机会。商业航天未见终局。

4、中国航天从产生的第一天起,就是立志于自力更生,完全自主可控。与其他行业相比,对国外的依赖并不是那么强。

5、中国航天是中国的高科技名片,在全球范围内来讲也是非常有竞争力的。

6、2024年或2025年如果我们的双曲线三号能够飞成,成本控制能力与现阶段相比能够实现大幅度的提升。

北京南五环,一栋古香古色的建筑在现代办公楼区当中,显得尤为特别,正门有些木制仿古楼牌设计,写着“星际荣耀”四个大字。

进入大厅,右手边有个复式空间,一层摆放着这家公司的系列运载火箭产品模型及发动机模型。旁边收藏着对这些火箭的媒体报道:首枚由中国民营商业航天公司成功完成发射的探空火箭“双曲线一号S”;中国民营商业航天公司首枚成功入轨发射的运载火箭“双曲线一号遥一”……

顺着螺旋楼梯进入二层,墙上张贴着每次火箭发射任务每个环节负责人的名单,以及优秀团队和个人。当然,还有属于航天行业特有的“抢险队志愿者”。

“抢险队的同志们需要穿防毒面具,全隔离的防护服,其实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但每次报名的时候,我们的员工都特别踊跃,有时候甚至需要进行筛选。”回忆每次发射任务,这是让彭小波最为感动的细节。无论是国家队还是民营航天,都有一批具有奉献精神的参与者。

彭小波,飞行器设计专业出身,有着二十多年的航天行业经验。2018年加入了民营运载火箭公司星际荣耀,任公司总经理。

技术出身的彭小波,冷静,稳重。行走间看不出任何急躁焦虑,说话慢条斯理,逻辑清晰。很多人对彭小波的印象就俩字“踏实”,就像他带领的星际荣耀一样,不冒进,一步一个脚印。

“我们当初投星际荣耀,核心管理人员是(投还是不投)非常重要因素,可以占到70%以上吧。最好投完之后,别让睡不着觉的公司。”鼎晖投资高级副总裁刘尚回忆道,鼎晖投资领投了对星际荣耀的A+轮,又跟投了B轮。

归零让失败无限延期

在实现民营公司首次探空,首次一箭多星,首次入轨火箭发射成功之后,星际荣耀在今年年初又发射了一枚火箭“双曲线一号遥二”,结果并不理想,发射任务失败。“2021全球第一败”、“民营航天再次受挫”等悲观言论四起,彭小波根本没有时间理会这些“负面”的声音,而是组织相关专家,投入到了归零工作当中。

“我们仅用了28天,就完成了归零审查,工作紧张程度可想而知。”星际荣耀一位员工感慨道。经过调查,双曲线一号遥二运载火箭的飞行故障是一块理应早早脱落的保温泡沫造成的,看上去明明是一个极小的问题,但运载火箭是个大系统工程,任何一个小小的毛病就都可能导致发射失败。

在这枚火箭的研制团队看来,经过那么长时间的辛苦工作,最后因为这样一个原因导致了失败,确实会感到遗憾和惋惜。但彭小波反倒觉得,在公司快速发展过程中,通过这些教训能够给大家敲响警钟,能够让大家在快速奔跑的同时,还要意识到质量工作的重要性,也非常有价值。

“我想,对于任何一个航天企业,只要它一直发射,(那么)失败是一个迟早的事情。”彭小波提到,“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通过努力,把有可能要来的失败无限地往后推。”

航天领域的“归零”是指一旦出现故障或问题,就要从零进行检查,从第一步走到最后一步,直到问题全部解决,有技术归零和管理归零两个方面。其消耗的成本不亚于再研制一枚火箭。有网友调侃到“这是一件断送生涯以及协同人员咬牙切齿摩拳擦掌的坏消息,归零能赔死各种成本。”

可见,归零工作的任务有多繁重,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更是耗时耗力耗资金的不可承受之重。但是,对归零的操作,彭小波认为凡是航天企业不要犹豫,应该坚定不移地去做。

“对航天来讲,质量就是生命线,没有质量的航天是没有意义的。这(归零工作)是中国航天几十年的经验教训换来的保证圆满成功的有效手段和措施。商业航天抗风险能力或抵御失败、承受失败的能力更差一些,在质量上应该更严些。”

据彭小波介绍,这次的归零工作让星际荣耀对公司方方面面的工作进行了梳理,对薄弱环节加强了措施,当然更为所有人敲响了警钟。

与此同时,星际荣耀的“焦点一号”可重复使用液氧甲烷发动机正在按照规划稳步向前推进。根据官方披露的信息,2021年4月1日,“焦点一号”顺利完成了500秒模拟飞行变推力试车,发动机在50%-100%推力范围内连续稳定工作,具备了垂直起降飞行试验的全部条件。

“按照规划,我们今年6月-7月份要做垂直回收试验,就是类似SpaceX的蚱蜢试验。目前产品已经在组装和签发过程中,很快即可出厂了。”彭小波透露。

据了解,火箭回收方式主要有三种,一种是“降落伞+气囊”式,二是滑翔飞行水平降落方案,三是利用发动机的反推作用垂直回收。

垂直着陆技术对火箭动力系统提出了较高技术要求,对中国航天来讲是一个全新的课题。“(我们)发动机团队在这方面做了非常前瞻的探索,从试车情况来看,达到了设想的目标。”彭小波认为。

如果一切进行顺利,2022年装配十台“焦点一号”的双曲线二号运载火箭将实现首飞。

独家专访星际荣耀彭小波:中国商业航天 未见终局

商业航天未到终局 

按照成立时间算,星际荣耀属于第二波商业运载火箭企业。第一波有翎客、零壹空间以及蓝箭航天,在2015年左右成立;第二波为星际荣耀、星途探索、深蓝航天、星河动力、天兵科技等,2016年之后成立。

经过5、6年的探索,市场已经筛选出了蓝箭航天、星际荣耀、星河动力等头部企业。蓝箭航天CEO张昌武曾表示,2019年底是我国商业火箭1.0前五年的一个收尾阶段,也会出现一个分水岭。

“一些技术上没有体现出优势或者差异化的企业,可能再继续生存下去比较困难。然后头部企业的资源聚集效应可能立马凸显出来。”张昌武认为。

然而,就在星际荣耀小步快跑,都要进入科创板上市之时,竟然还有新的商业运载火箭冒出头来。

2020年底,民营运载火箭公司火箭派成立,并在2021年3月发布了其首型液体运载火箭“达尔文一号”,计划在2022年底首飞。

对此,彭小波认为商业运载火箭大格局已经初现,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没有新的机会。“就好比互联网行业,已经拥有很多非常强大的企业了,最近几年还是出现了很多后起之秀,而且是一个完全的充分的市场竞争的环境下,快速发展壮大。所以我并不认为说商业航天现在就尘埃落定已经见到了终局。”

对于商业运载火箭企业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在国家队之外,找到自己差异化的定位和特点。就如中国航天基金会理事长吴志坚所说,商业航天企业最大的优势就是成本低,没有成本优势就没有竞争优势。彭小波也认为商业航天企业与国家队相比还是蚂蚁和大象,其最大优势就是高效和创新。

然而,如何才能实现成本优势和高效?彭小波认为首先从技术路线来看,重复使用的火箭是未来趋势,这是降低成本的重要手段;另外在管理方面,从研发管理、供应链管理要充分利用中国工业体系较为齐全的优势,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提高产品市场竞争力。

“中国航天从产生的第一天起,就是立志于自力更生,完全自主可控。与其他行业相比,对国外的依赖并不是那么强。”因此,在彭小波看来,商业运载火箭企业在供应链获取方面不会存在特别大的困难。

彭小波认为,等到星际荣耀的双曲线三号能够首飞的时候,发射成本控制能力与现阶段相比能够实现大幅度的提升。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