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都造车了,华为为什么不?徐直军:我们从2012年开始研究车

小米都造车了,华为为什么不?徐直军:我们从2012年开始研究车

4月12日消息,今天华为在深圳总部召开了第18届全球分析师大会。

大会上,华为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华为将继续加大智能汽车软件投入,实现汽车行业的智能化、自动化、电动化等。徐直军再次强调,华为在汽车领域的定位是智能网联汽车领域的增量部件供应商。

对此,媒体询问在各家企业纷纷投入智能汽车领域,华为是否还会坚持不造车的策略问题时。徐直军表示,“我在各个公开场合已经给了大家答案(华为不造车)。”

“我相信大家有这个疑惑,华为有能力造车,为什么不造车呢?小米都造车了。”徐直军表示,“华为的这个决策(不造车)是经过多年讨论的。华为从2012年开始进行汽车相关研究,在2012实验室下成立了车联网实验室。那时候还没有自动驾驶的概念,只有电动汽车的概念。我们当时想研究电动汽车的概念,随着不断演进,才有了智能汽车和自动驾驶的概念。”

对于未来自动驾驶系统,徐直军表示就是要做个驾驶员出来。华为在研究汽车的过程中发现,华为的技术在车上应用越来越广泛,在汽车自动驾驶上的价值越来越能体现。

在2012年到现在,徐直军与中国、日本、德国等汽车企业大佬进行了讨论,发现他们不需要华为造车,而是需要华为提供ICT的能力,帮助他们造好车。

2018年在三亚开会时,华为高层明确了华为不造车,帮助企业造好车的战略。“这个决策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改变。作为ICT企业与汽车企业合作,也希望能够创造更多价值。我们用华为inside的方式来做汽车子品牌,赋能汽车企业。”

徐直军表示,华为与汽车合作了三个子品牌,其中一个就是北汽的ARCFOX极狐。徐直军透露,今年年底将有一系列的新车推出来。

另外,徐直军表示,也将与重庆长安合作子品牌,但名字还没想好;也会与广汽打造一个子品牌。我们会采取这样的方式,但合作的品牌不会很多。

“我们还设计了‘华为inside’的品牌,以后大家看到这个车上有这个品牌,就知道是华为参与了。不是所有合作汽车都会有这个logo,只有使用了华为自动驾驶技术的汽车才会有这个logo。”徐直军透露。

徐直军称,智能汽车BU是华为重点投入的产业,是功能具备最完整的BU。华为今年在智能汽车部件的投资超过了10亿美元,而且是研发部件投入。中国每年3000万台车,未来增长更大,华为不需要做中国以外的市场。当然华为做任何一个产业都希望是个全球产业,而不仅仅是中国市场。

徐直军表示,华为现在做的每个部件都已经投入到市场使用。华为inside的车会在上海车展期间,在市区提供给大家自动驾驶的体验。“我们团队做的是最好的,我当然希望他们做的是最好的。吹不吹牛不知道。他们告诉我我们的车可以在市区实现1000公里无干预自动驾驶,这比特斯拉好多了。”

华为未来5大关键战略

此外,徐直军分享了2020年华为公司经营情况,并阐述了华为未来5大关键战略举措。

徐直军现场分享了2020年华为业绩。2020年销售收入891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8%,净利润646亿元,同比增长3.2%。他表示:“2020年业绩基本符合我们预期。由于华为采取了大规模储备策略,2020年经营活动现金流为352亿元,但这也是我们期望的。”

徐直军表示,2021年对华为来说是继续充满挑战的一年,也是战略逐步清晰的一年。在去年应对美国的制裁之后,今年有时间讨论如何走出去。

具体来说,华为将聚焦在5个方面。

  • 首先是优化产业组合,增强产业组合韧性。比如华为将主要是聚焦提升软件方面的能力。

据了解,2年前,华为就决定投资20亿美金来投资华为软件工程能力。经过2年的投资,华为在软件方面有了提升。未来还将继续提升软件方面能力,减少了对芯片的依赖。

“大家也看到了我们近期对云BU的连续调整,我们认为云的核心是软件,未来要强化软件组织,与硬件不要有太大牵连,实现软件产业的增长。”徐直军表示。

另外,华为还将继续加大智能汽车软件投入,实现汽车行业的智能化、自动化、电动化等。徐直军再次强调,华为在汽车领域的定位是智能网联汽车领域的增量部件供应商。

徐直军表示,华为就是要帮助企业造好车,余承东最近就在忙着帮着企业卖好车。徐直军认为汽车产业将是未来十年内最具颠覆性的产业。

  • 第二个就是重新定义5.5G,牵引5G持续演进;
  • 第三个要以用户为中心,持续打造全场景无缝的体验,基于鸿蒙OS,持续服务硬件和软件两大生态。徐直军表示,鸿蒙OS是全场景分布式系统,目前已经在预计2021年会有40多个主流品牌搭载鸿蒙OS。
  • 第四个就是帮助各行各业降低人员消耗,实现低碳社会。
  • 最后一个就是努力解决供应连续。徐直军表示由于美国对华为制裁,造成全球企业特别是中国企业有了恐慌性备货。在全球追求零库存的情况下,造成了今年芯片紧张的问题。

不仅如此,也正是因为半导体的问题,台积电在跟所有客户发信息,要涨价。芯片要涨价,电子产品就要涨价,未来涨价是可预期的事情。

徐直军呼吁,要让整个半导体产业回归正常商业秩序,根本答案是重建全球信任、恢复全球半导体产业链合作。

徐直军还表示,海思是个设计部门,不是一个盈利部门,对它本身没有盈利的需求;只要我们养活得起,就会一直养着他继续向前;这支队伍会不断做一些研究和积累,为未来做准备。

5G被夸大了

徐直军称,5G对智能汽车到底有多大价值 ?做交通的人,更多地希望车路协同,这种情况下5G或者5.5G的价值会更大一些,但有一个问题,没有5G和5.5G,车能不能实现自动驾驶?要不要自动驾驶;另外一派观点,认为车要实现自动驾驶,必须要实现自主的自动驾驶,不能依赖别人,就像一个正常人,你所有行为都是你自主的行为,而不要依赖外物,如果一个车必须依赖5G或者5.5G才能实现自动驾驶,那网络断了怎么办?这对于网络的要求太高了,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出问题,从这个角度来看,5G也好,5.5G也好,都不是很重要。

徐直军称,一直认为,5G被政治化了,能力被夸大了。“我参加一次会,所有人讲5G,讲的热火朝天,我们搞了十年5G的人,怎么就听不明白他们讲的啥5G呢。我们商量认为,大家讨论的是5G时代,不是我们说的5G(技术)。5G也就是在4G技术上演进一代,与4G、3G没有区别。”

透露2021年目标:活下来 活得更好些

徐直军表示,2020年华为的目标是活下来,2021年华为的目标还是活下来。我们希望今年还有时间思考一下,看看能不能活得更好些。“经过盘点,我们发现活下来还是有希望的,但我们希望活得更好些。”

徐直军希望2022年华为财报能够正常举行,华为分析师大会也能正常举行,最好是每年都能够正常举行。

(0)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