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研究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广东研究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广东研究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292万辆、295万辆——连续两年,广州整车产量规模居全国城市首位,成为名副其实的“汽车之城”。在上世纪90年代,这座城市一度被否定——广州搞不了汽车。秉持市场、开放、创新原则,广州“逆袭”成为汽车之城。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为拉动国民经济和调整产业结构,国家决定大力发展汽车工业,在全国范围内布局了“三大三小”汽车生产基地。其中,成立于1985年的中法合资企业广州标致便是“三小”之一。

由于车型单一老化,不适合本土市场需求,广州标致因产品滞销陷入困境,濒临破产边缘。当时,素以商贸发达闻名的广州,产业基础以轻工业为主。

面对以重工业为支撑的汽车工业,广州缺乏产业基础、缺乏人才,更缺乏技术储备。一时间,市场和业界“唱衰”。

经过数年沉淀,广州改弦易辙,锁定日系车作为合作对象。1998年,广汽本田正式成立。第二年,广汽本田第一款车型雅阁投放中国市场,这也是当年唯一一款全球同步车型,雅阁一炮而红。

“广本一反大规模生产的模式,选择走一条少投入、快产出、滚动发展的新路。产能从3万辆做起,当年投产、当年盈利,持续扩大产能。”广汽本田技术部部长梁宏毅说。

除了建设整车厂之外,广州注重培育零部件企业聚集发展。目前,广州汽车零部件企业有500多家,其中核心零部件供应商有大约200家,奠定了广州汽车产业链条的坚实基础。

如今,曾经的“三小”基地之一,已成长为全国三大汽车产业基地,2020年,规模以上汽车制造业总产值达5860亿元,成为广州工业的压舱石。

广州年产295万辆汽车中,广汽集团年产量达186.5万辆(在地)。令人意外的是,由广汽集团生产的车辆在全市汽车保有量中占比只有10%。 

“只要汽车产品合格,都可以公平进入市场,这是广州一以贯之秉持的开放和竞争原则。”广州市工信局主要负责人介绍。 

在广东省工信厅装备处处长刘志刚看来,开放的广州市场不为某个企业服务,反而吸引了更多车企进驻,从而让广州抓住了汽车时代的红利。 

遇事找市场,又让广州本地车企苦练内功,最终赢得消费者的认可。 

自2003年在广州成立,东风日产乘用车公司便保持快速发展势头,其总部花都工厂已成为日产全球最大产能基地。“良好的营商环境和公平的市场秩序,提高了企业在广州生产经营的舒适度。”东风汽车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陈昊说。 

包容的市场环境让广州已形成日系品牌、欧美品牌和中国品牌共同发展的多元化汽车品牌格局。 

总部位于广州岑村的小鹏汽车,被誉为中国新能源汽车三大“造车新势力”。公司联合创始人夏珩表示,开放的政策环境让广州汽车产业链在充分竞争中走向完善,这些优渥的产业基础支撑了小鹏汽车的快速发展。 

无人驾驶是当前汽车领域最前沿的技术之一。在广州南沙城市道路上,不时有小马智行自动驾驶测试车辆穿梭。 

小马智行自动驾驶路测里程已超500万公里,公司估值逾50亿美元。公司副总裁莫璐怡说,路测质量是无人驾驶汽车、智能网联汽车实现“进化”的重要动力,广州的创新宽容度让小马智行得以“先行一步”。 

有着百年技术沉淀的汽车工业正在经历动力革命,技术核心开始从“马力”大小变为“算力”高低。 

从2019年开始,广州率先在全国获批自动驾驶开放道路测试,累计向文远知行、小马智行、百度阿波罗、广汽集团等10家测试企业旗下127台智能网联汽车发放测试通知书,自动驾驶企业道路测试累计总安全里程255万公里。今年7月,广州自动驾驶开启混行试点,目标是将自动驾驶导入率提升到40%。 

当下,智能化、电动化、网联化和共享化“新四化”浪潮席卷汽车产业。 

业界人士认为,从产业格局来看,中国汽车制造呈现“多轮驱动”趋势。汽车给各种新技术、新业态和新模式提供载体。整车厂、零部件厂商、互联网公司、通信设备商、网约车服务商、造车新势力等,正在重塑汽车产业新格局。 

联友科技总经理助理文军红说,广州万亿汽车工业还需要在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电子信息技术、人才聚集和核心关键零部件企业等方面发力,拓展汽车产业链的深度和广度,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攀升。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