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率最高妇癌 这类女性最容易得卵巢癌

死亡率最高妇癌 这类女性最容易得卵巢癌

死亡率最高妇癌 这类女性最容易得卵巢癌

在西方妇科医生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如果“癌症”是英语语言中最为可怕的单词之一,那么,对大部分女性而言,“卵巢癌”则是它前面最糟糕的定语。

这句话点出了卵巢癌的可怕,实际上,冰冷的数字也印证了这一现实。根据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卵巢癌是女性常见且死亡率最高的恶性肿瘤之一,由于早期临床症状不典型、缺乏特异性,难以被及时发现,大多数患者确诊时已是晚期。相较于其他妇科恶性肿瘤,晚期卵巢癌患者5年生存率低,仅为29%,被称为“死亡率最高妇癌”。

因此,对于全球妇科肿瘤医生而言,卵巢癌是他们面对的所有妇科疾病恶性肿瘤中最大的挑战,如何有效提升卵巢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以及生活质量也是当前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

今天,39健康网请来了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潘凌亚教授,就卵巢癌的相关话题进行科学详细的解答。

70%卵巢癌患者确诊时已是晚期

亟需针对高危人群进行筛查

从全球范围来看,卵巢癌发病人数位列女性生殖系统肿瘤在第三位,全球每年新发患者人数约为23万,死亡人数约为14万。通常,在发病时超过70%的患者都已处于3-4期,发现越晚,预后越差。

卵巢深居于女性盆腔之中,早期症状非常不典型,只有当肿瘤慢慢从深部侵袭,转移到腹腔其它部位才会有出现一些典型症状,包括盆腔包块、大量的腹水、腹胀,以及恶液质消瘦等。

“目前,对于卵巢癌的筛查在全球范围内仍没有有效的策略,特别对于一般人群的筛查,在英国和美国对近30万人,历经11年的筛查监测,对卵巢癌的阳性预测值仅为10.8%,未能降低疾病的死亡率。”潘凌亚教授介绍,卵巢癌主要分为1型和2型。目前看,对于1型卵巢癌的早期病例可以筛查,2型卵巢癌发病隐匿,恶性程度高,常规的筛查手段对这一类型的效果较差。这也要求我们对卵巢癌高危人群进行密切关注。

所谓高危人群是指,具有遗传性卵巢癌家族史的家族成员。相关临床调查研究显示,卵巢癌在普通人群中的发生率很低为1.5%,但是,具有BRCA基因突变的人群,卵巢癌的发生率可高达16%-60%。

因此,对于具有BRCA基因突变的卵巢癌患者的一级亲属需要加强预防。“应该对这样患者的一级亲属进行遗传学咨询,对相应突变基因的位点进行检测。如果为突变基因的携带者,则需要进行预防干预,包括完成生育后的预防性双侧卵巢输卵管切除术,以此降低卵巢癌发病风险。”潘凌亚教授说。

“去化疗”呼声不断

患者治疗方案怎么选很关键

近年来,卵巢癌治疗的规范化程度越来越高。在过去30年,卵巢癌的治疗原则是在致力于R0的肿瘤细胞减灭术的基础上辅助铂类为主。

在早期临床由于缺少处理化疗并发症的药物,使得患者“谈化疗色变”。晚期卵巢癌由于疾病反复复发,患者不得不接受多线化疗,化疗药物的副作用令患者望而生畏。于是,“去化疗”的呼声一直是此起彼伏。

对此,潘凌亚教授直言:“化疗药的作用不可替代。”她认为,在现阶段PARP抑制剂主要用于在患者完成了规范性的手术和化疗后的维持治疗,目的在于延缓肿瘤的复发。PARP抑制剂的维持治疗为卵巢癌患者提供了更多新选择。公开资料也显示,以奥拉帕利为代表的PARP抑制剂被批准用于铂敏感复发性的卵巢高级别浆液性癌的维持治疗,与传统治疗方式相比,这一治疗手段能够显著延缓卵巢癌患者无瘤生存期。

“PARP抑制剂类的靶向药物目前还无法达到或取代对卵巢癌手术和化疗的作用。”潘凌亚教授强调。

这也意味着,“手术+化疗+靶向治疗”的全程管理模式对患者而言意义重大。

药价降幅超过62%

医保降价助力患者有药可用

有药可用是一方面,有药能用则是另一方面。

为了更大程度的减轻患者疾病负担,如今,原售价为24790元/盒的卵巢癌靶向药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已经被纳入医保。2020年1月1日,新版医保目录正式实施,患者每月仅需自费近5万元的治疗费用,药价降幅达62%左右。

“3月中旬,已经有铂敏感复发患者以医保价开出了这个药,之前她用这个药,如果是自费,一个月需花费约49580元。而医保落地之后,她一盒只需自费1419元。一个月开销仅需2800元左右,所以,患者在拿了药之后特别高兴,我也为她感到开心。”潘凌亚教授如是说。

此外,据潘凌亚教授透露,自4月1日起,针对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的患者,经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的审核通过,连续购买4盒还可以获得2盒的援助赠药,即自费两个月,慈善援助一个月。

如此,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药价的降低,卵巢癌有望与心血管、糖尿病、高血压一样成为慢病,通过长期的治疗,实现带瘤生存。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