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飞纪录片关注流行病 专家:很多病毒与蝙蝠有关

奈飞纪录片关注流行病 专家:很多病毒与蝙蝠有关

奈飞纪录片关注流行病 专家:很多病毒与蝙蝠有关

奈飞纪录片关注流行病 专家:很多病毒与蝙蝠有关

近日来,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成为全民关注的焦点,奈飞(Netflix)于2020年1月底上线的6集纪录片《流行病:如何阻止大暴发》(Pandemic:How to Prevent an Outbreak,以下简称《流行病》)也因此在网上引发了讨论。很多网友认为这部主题不太轻松的纪录片是一次及时的科普,让大家对“流行病”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流行病》从多个战斗在流行病防治一线的医护人员和流行病研究学者的角度出发,追溯了流行病暴发的源头和传播特点,发现很多威胁人类生存的流行病病毒都来自于动物,蝙蝠更是病毒的储存器。该剧还从医疗、社群、移民等多个方面探讨人类应该从过往与流行病缠斗的历史中汲取什么样的经验和教训——下一次全球性的流行病,不是会不会暴发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在哪儿、以什么方式暴发的问题。“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我们必须要警醒。”

1很多病毒都与蝙蝠有关

6集《流行病》采用多线叙事的方式,采访了一线的医护人员、流行病学专家、生物病毒研究员、新药疫苗研发员、卫生机构负责人、病患等不同群体,不仅展现了人类阻击流行病的短兵相接,还展现了人类在下一次流行病大暴发到来之前所能做的预防和主动出击。

片中,战斗在流行病防治一线的不止有医院的医生和护士,还有深入荒野搜寻野生动物取样,提取病毒毒株,追寻病毒来源,还原其传播途径的生物病毒研究员、病毒学家。美国国际开发署新兴流行病威胁部门总监丹尼斯·卡罗尔(Dennis Carroll)足迹遍及全世界,他领导的部门负责侦测、预防和控制新型病毒的威胁。他的研究显示,威胁到人类生存的流行性病毒很多可能都来自动物,并且通常会是一种全新的病毒。对于这种病毒,人类没有天然的免疫力,于是这种感染就可能变得很致命。

生活在埃及的盖兹·卡亚利(Ghazi Kayali)博士也是一位“病毒追踪者”,他每年要带着团队研究中东地区野生动物身上的病毒变化。他进一步指出,近些年很多恐怖的病毒都和蝙蝠有关联,比如埃博拉、Coronavirus(冠状病毒)、SARS(非典)、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我们现在知道,蝙蝠可以成为病毒的储存器。越清楚地知道病毒是从哪里来的,越可以从容做好应对。在病毒变异前进行研究,试图预测它们会选择哪一条路(变异),目的就是为了打破病毒从动物到人的传播路径。”如果能在病毒感染人类之前找到它,并与之战斗,切断传播路径,就可以拯救很多生命。

2流行病不只是医学问题

一旦流行病暴发,立即会感受到压力和威胁的是医疗服务系统,但流行病不只是医学问题。2017年猪流感在印度暴发,维杰医生(Dinesh Vijay)和他的同事平均每天要看一千名病人,工作量极度饱和,而面对源源不断的感染病人,医院的资源和床位都严重不足。到了这种时候,流行病就成为了整个社会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丹尼斯·卡罗尔研究了人类历史上多次流行病暴发,包括1918年那次造成1亿人死亡的西班牙流感,得出的结论是流行病有太多的未知因素,暴发时会导致很多基础设施的运营面临严重问题,比如发电厂会因为工人生病而人手不足。“到时候人们可能不是死于流行病,还会死于一些平时可以预防的因素。”

维杰医生注意到,猪流感最严重的地方正是印度当地最贫困的地区。病毒对人类的攻击是无差别的,只是穷人相较于富裕的群体更加无力反抗。他们生活在过度拥挤,卫生条件恶劣的环境里,也没有人向他们解释疾病的严重性。有些人哪怕已经有了症状也选择忽视,因为很多人是日薪工作者,如果不去上班就没人养家,而必须出去上班的结果就是成为人形病毒散播器。印度的医生们总结:“仅靠病人自己不可能战胜流行病,仅靠医生也不行,仅靠政府也不行,只有三者通力合作,才能击败流行病。”

3医护人员是真正的英雄

面对来势汹汹的流行病大暴发,社会的每个环节都经受了压力和考验,但战斗在前线的医务人员无疑是真正的英雄。2014年-2016年埃博拉病毒在西非暴发,超过600名医护人员感染,其中半数死亡。而最近的一次埃博拉病毒暴发,有151名医护人员感染,41人死亡。米歇尔(Michel Yao)是联合国派驻刚果民主共和国负责控制埃博拉疫情的医生,他在刚果(金)工作了3年。他所管辖的医疗队每天要面对凶猛的病毒和严重匮乏的医疗资源。比如200万人口的城市戈马只有一辆救护车。

除此之外,他们还要面对当地人们的恐慌和质疑,比如当地有些人认为埃博拉病毒是联合国医疗队带来的。当地武装组织因此袭击医疗队,多名医务人员因此丧生。片中,米歇尔乘坐直升机前往一处危险地区处理埃博拉疫情,由于太过危险,纪录片拍摄团队被要求不能同行。还有当地人问米歇尔:“埃博拉疫苗实际是西方人、美国人用来让人感染病毒,并维持疾病流行的手段对吗?”实际上,所谓的“埃博拉疫苗”是用来激发免疫力的,数量上根本不够普及,只能给部分前线的医务人员接种。

人类最大的教训就是从来不汲取教训。华盛顿的一位公共卫生领域官员在片中承认,他最担心的是建立了一套预警体系,却没能起作用。“我们有这方面的历史,遇到过这样的事件,为此投入了重金,然后,我们松懈了。”丹尼斯·卡罗尔说,下一次全球性的流行病,不是会不会暴发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在哪儿、以什么方式暴发的问题。“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我们必须要警醒。”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