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园遗拾之三——逝水流年/郭小凌作品展 5 月 8 日揭幕

留园遗拾之三——逝水流年/郭小凌作品展 5 月 8 日揭幕

2019 年 5 月 8 日下午三点,“留园遗拾之三——逝水流年/郭小凌个人画展”将 于深圳南山区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巢·美术馆举行。本次展览由吴小燕女士策 划,巢·美术馆主办,此次展览共展出郭小凌工笔、写意作品共 27 幅。
留园遗拾之三——逝水流年/郭小凌作品展 5 月 8 日揭幕
郭小凌于上世纪 60 年代初生于北京。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她曾参加“广 州艺术博览会”、1996 年曼彻斯特华人艺术中心(英国)、“多伦多 49 届户外艺 术展”、“香港视觉艺术中心展”、北京“亨嘉堂”“我们俩”展等多个国内外的艺 术展。
留园遗拾之三——逝水流年/郭小凌作品展 5 月 8 日揭幕
郭小凌出身艺术世家,父亲刘凌沧生前是中央美院国画系教授,为中国工笔重彩 的一代大家。母亲是荣宝斋的画师,也是工笔重彩方面的专家。她自幼耳濡目染, 受家庭影响,热爱绘画。十三岁,师从周思聪、卢沉二位著名水墨画家,终生受 益于二位导师的人品和画品。在美院上学和求艺的过程中,受益于许多的先生和 前辈。
留园遗拾之三——逝水流年/郭小凌作品展 5 月 8 日揭幕
评论者和鉴赏者们多以“穿越”“超现实”与“小情趣”来描述郭小凌的作品。 她的作品中充满了对自然的赞誉与对人文主义的关怀。这次展出的画作中的仕女, 每一张都栩栩如生,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在她的笔下,每一位仕女都仿佛是从 另一个世纪穿越来的使者,要和我们来一场跨世纪之约。在加拿大生活多年的郭 小凌老师,在接受到西方艺术冲击的同时,也有很多感悟,她一勾一染地把东西 方的文化融汇在她的作品中,在传统意向与现代的表现手法上找到结合点,从而 创作除了一张又一张超现实的梦境,仿佛把我们又带回了那个“庭院深深深几许” 的年代。

留园遗拾之三——逝水流年/郭小凌作品展 5 月 8 日揭幕

留园遗拾之三——逝水流年/郭小凌作品展 5 月 8 日揭幕

据悉,本次展览于 5 月 8 号下午 3 点揭幕,展期为 5 月 8 日——5 月 28 日。

留园遗拾之三——逝水流年/郭小凌作品展 5 月 8 日揭幕

我愿做一片青苔

满月时的满世界清辉,雨后散发的阵阵泥土的味道,都让我从内心有十二分的沉醉。我的恩师周思聪的肺腑之言,“我爱静谧的大自然,我爱平凡的人”也是我的人生哲学!

儿时成长在北京的青砖灰瓦之中,无论是春天的黄沙,还是夏天的水洼,儿时的北平留在我记忆里都是温润的。父亲携着幼小的我行走在颐和园后海的柳树岸边,鼓楼的胡同里,不时地与路上走来的陌生孩子找话说。他对大自然的爱,对世俗生活的亲近深刻地影响着我。另一方面,在几十年的政治魔手的扭曲中,他依然孤独的坚守着他一个正直文人内心的清流,不为暴虐屈服。他极力使自己不被这个愚孽的世道所熏染。 我想我的内心也是向往他那样与这个世界相处之道,不自卑,不媚世,遵崇真理,热爱艺术。

我是一个保守主义者。喜欢回望历史,回望过去。憧憬古人的生活方式。 喜欢各种手工,手做的,原始的操作方式。中国古代的社会是那么的成熟,一切都是顺从自然循环的秩序。在几千年的历史中,逐渐寻找到了一套与大自然的最佳相处之道。近一百年来,这样的良性生态已经被彻底摧毁,满目苍痍,遍地沙漠。我指的是,不仅是物质世界,精神的世界也更尤其如此。大树被连根拔起。灌木丛被砍伐洗劫,失去了绿洲,失去了草原,江河消失了。雨水也难得见到。人们生活在一个丑陋的世界里。这贫瘠的沙漠里的人们,虽然拥有大把大把的人民币。但是最起码的美的教化早已被摧残得无影无踪。 我渴望精神的绿洲回到这片土地上来。如果想要绿洲回来,先要恢复这片土地上的生态。要有水,我觉得艺术就是水。有了水,才会有雨露,才会有蒙蒙的细雨。大地上才会长出各种各样的植物,才会有一片一片让人心旷神怡的青苔。这世界才会变得美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才会恢复到几千年来中华民族保持的那样天人合一的自然和谐状态。

每个去过日本的人都会感叹日本的大自然的美,大街小巷,寺院里。都长满了青苔。让我发自内心的迷恋这样的生态。我最喜欢这样的青苔。这青苔有许许多温暖动人迷人在里面。

处在剧烈变动的时代,身不由己地被它裹挟着。几千年积攒的绿色生态都被连根拔起,现在已经变成了满目苍痍的黄沙。我愿做一片青苔,希望,愿在今后的数十年再生长出千千万万片青苔,再次覆盖着满目苍痍的黄沙。幻化成一个最适合人类居住的乐园。需要我们多少代人的努力,才能恢复,这样一种生态。 我愿意做这样的一片青苔,慢慢恢复中国文化的生态。

郭小凌

2017年3月于京

深圳站 编辑 炜炜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