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演导羿坤谈《特种兵》创作:得偿所愿却留有遗憾

截止目前,主旋律抗战大剧《特种兵之深入敌后》已播出24集,剧中情节即将进入高潮阶段,主要角色人物都将面临一次新的洗礼,他们之间的人物关系也将产生颠覆性的变化,作为该剧的核心创作人物,集编剧、主演、导演于一身的羿坤显然有着更多的话语权;

其实无论是作为编剧还是演员,甚至于羿坤还是电视剧《特种兵之深入敌后》的导演之一,但作品一旦完成就已经不属于任何人了,很难作为任何一个职位去单一的评价这部作品或者角色,羿坤坦言,即便是这样,自己也还是希望观众能够喜欢,因为自己在剧中扮演的“祁连城”是到目前为止,自己倾注情感最多的一个角色;

谈及角色,羿坤还透露道,其实写祁连城的时候就是按照自己对男人价值观的理解做的诠释,比如对朋友的忠诚、对爱情的珍重,这也是自己一直以来所秉承的情感信念,希望能透过角色能让大家感受到演员自身;

由于“祁连城”这个角色是自己创作的,或者也可以说就是我自己本人,所以在拍摄之前,理解消化剧本的过程就省去了,但自己在前期还是跟以往一样参加了近一个月的军事化训练,希望在这一个月里能让自己更加自信的面对“祁连城”这个人物;

其实对羿坤而言,这部作品最大的感受就是“压力”,与单纯做演员不同,身兼多职的他要考虑的事情会更多,以往在其他作品中开拍前演员对词、走戏都在想自己的角色该如何处理,而在《特种兵之深入敌后》里,羿坤每天想的却是怎样能让别人更好,怎么能让一场戏更精彩;

每次走戏时,他都要跳出自己的角色,将整场戏和其他人的问题解决完了才会开始准备自己的,但其实这个时候就已经没有时间给他准备了,作为演员,羿坤直言,在“祁连城”这个角色身上留有太多的缺憾,但作为编剧和导演,自己已经尽我所能最大限度的减少了可能的遗憾;

就算留有太多的缺憾,但剧中的“祁连城”仍然对羿坤意义非凡,羿坤曾在采访中说道,狙击手是他儿时的一个梦想,从他记事起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名军人,那个时候他整天穿着一套小军装,如果晚上要洗,他一定会盯着家人把它放在暖气上,这样到了第二天,他还可以接着穿,甚至于军装已经磨烂了,他也舍不得换,想不到现在他自己做了编剧,终于能够得偿所愿;

而羿坤对于军人天生崇拜的情感在电视剧《特种兵之深入敌后》中也不知不觉的渗透了出来,许多观众留言说剧情发展到最后,祁连城和洪子杰一定会为了胡蕊蕊而反目,两男爱一女的老套路又会出现,而羿坤则坚定的回复道,这部作品你们不会被套路的,这倒并不是因为我有意的要反套路而行,而是适逢国难、外敌入侵,两名军人,无论政治立场为何,他们都肩负着保国为民的崇高理想,试问又怎么会因儿女私情兵戎相见呢?

–END–
编辑:郑晓莹|新奇娱乐 编辑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