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逆袭港片《无双》《追龙》中女演员的重要性

论逆袭港片《无双》《追龙》中女演员的重要性

去年《追龙》真追龙,今年《无双》果无双,作为香港电影近年来最为火热的两部电影,《无双》和《追龙》凭借双男主设置独占鳌头,吸尽了眼球,两部影片均以双影帝合力出击,众多演技老手倾情加盟,成为近年来值得一提的佳作;

论逆袭港片《无双》《追龙》中女演员的重要性

在这两部品质港片中,除了周润发、郭富城和甄子丹、刘德华等强力“双龙”相爱相杀外,两部片中的女演员张静初和徐冬冬在两位天王级巨星的照耀下不失个人光环,完美再现了经典港式女星的魅力;

论逆袭港片《无双》《追龙》中女演员的重要性

先说说《无双》里的张静初吧,影片开始,张静初初登场,便带着墨镜遮挡面部表情,气场强劲地坐在审讯室里,听着她心爱的男人自诉情愫,边听还边嘲讽,这股情绪上的劲被她展现得淋漓尽致,随着剧情发展,张静初一人分饰两角,却在剧中展现了“一人四面”的不同状态,演技令人称赞;

论逆袭港片《无双》《追龙》中女演员的重要性

张静初的A面是来警局劝说李问如实交代,和盘托出“画家”底细的“阮文”,是李问的“初恋情人”;B面是活在李问讲述里的阮文,是卑微的李问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是“画家”一度想帮李问找回的那份爱情;C面是被李问整容成阮文模样的秀清;D面则是现实中的阮文;

论逆袭港片《无双》《追龙》中女演员的重要性

这部分设计的妙处在于,你以为阮文要和冯文娟争夺或共用一个身份,结果却是张静初四面反转,戏里,周润发的角色是“极少数不为女人而活的男人”,而张静初的阮文和秀清,则是郭富城真假爱情的无双;

论逆袭港片《无双》《追龙》中女演员的重要性

《无双》里的张静初陷身情爱无法自拔,而《追龙》里的徐冬冬则以大爱大义触人心弦,徐冬冬的初次登场便已是甄子丹、刘德华扮演的角色崛起之后,巅峰之时了,当玫瑰一身红衣的出现在当时香港最有权势的几位大佬之间,面容淡定,从容不迫;

论逆袭港片《无双》《追龙》中女演员的重要性

这个时候的观众远远想不到,徐冬冬的“玫瑰”便是影片刚开始就出现在阁楼里羞涩纯真的小女孩“阿花”,更想不到的是,她原本是刘德华角色雷洛的心腹大将,为分化甄子丹角色跛豪的权利而出现,却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跛豪;

论逆袭港片《无双》《追龙》中女演员的重要性

色诱、暗杀、威胁,徐冬冬将“特工”玫瑰的技能发挥到极致,言语不多,但每句话都切中要害,直逼中心,当徐冬冬“玫瑰”原是“阿花”的身份暴露之后,甄子丹和刘德华角色之间的关系也正式决裂;

论逆袭港片《无双》《追龙》中女演员的重要性

在影片最后,刘德华的誓死相救,甄子丹的悲痛无奈,徐冬冬的慷慨赴死,体现在时间短到可以以秒计算的表演段落里,也能被完成得丰富有细节。《追龙》里的玫瑰无关情爱,一朝被救,以命报恩,这才是典型的港式女角;

论逆袭港片《无双》《追龙》中女演员的重要性

《无双》和《追龙》无疑都是演员们精湛表演的练兵场,四位大男主之间的兄弟情义前后反转出乎意料,而两位女演员则在其中起到了画龙点睛的效果,张静初最后的心灰意冷,徐冬冬最后的大义凛然,双双就死,桥段虽老,因为绝决,也还是给观众留下余韵;

论逆袭港片《无双》《追龙》中女演员的重要性

《无双》和《追龙》的价值,不仅仅在于让周润发、郭富城、甄子丹、刘德华逆风翻盘,示范演员的自我修养,更证明了香港演员的韧性和香港电影的韧性。这样的韧性造就了香港电影曾经的黄金时代,也让香港电影即使在逆境中,仍然保有再度焕发活力的可能。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