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腾《西虹市首富》票房破20亿 两部电影成就一个银幕喜剧之王

喜剧电影《西虹市首富》上映10天票房已经破20亿了,彭大魔+闫非+沈腾的喜剧组合上一步合作的电影《夏洛特烦恼》在2015年就拿下了14.4亿票房,而上一部高分喜剧《羞羞的铁拳》最终也一共才22亿而已。曾经活跃在麻花舞台上的演员,包括沈腾、马丽、艾伦等,皆步入新一代高票房喜剧演员俱乐部,其中沈腾自己主演的电影票房加起来已经超过34亿。

令很多人意外的是,其实到目前为止,沈腾其实只主演过三部电影,只是其中两部已经获得了14亿以上的票房成绩,但在很多观众的印象里他已经是活跃在喜剧电影多年的喜剧明星了。当然,这和此前沈腾多次曾登上春晚不无关系,他在开心麻花的舞台上也活跃很多年。这是从哪来的“熟悉感”,让观众觉得沈腾已经真的“红了好久”了,为什么两部电影长片,就能制造出一个新的银幕喜剧之王?

戏仿小人物,信手拈来的喜剧天赋

模仿底层小人物的形象,很多喜剧演员有成功先例,而令沈腾留名的两个角色也都是小人物。一个是《夏洛特烦恼》里一夜成名的夏洛,一个是《西虹市首富》里一夜暴富的王多余,这两个角色其实颇多相似,表现的都是底层小人物被意外置身原本不属于他的阶层和环境时所表现出的可笑可悲。

从舞台剧、电视剧,从打酱油、跑龙套,到最终主演话剧、主演大电影,对很多人而言沈腾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尽管此前他也三次登上春晚,还塑造了非常本土化的喜剧人物“郝建”。《夏洛特烦恼》是开心麻花的第一部电影长片,麻花在2015年将这个话剧被搬上银幕,原来的话剧班底意外爆红,这部电影也成为当年的现象电影。

此后人们似乎在许多喜剧片里都能看到沈腾,但他其实却并没有真正“重出江湖”,在大银幕上偶尔看到他的客串,比如《羞羞的铁拳》里无厘头的老师傅,《龙虾刑警》里的老店长,《妖铃铃》里的徐大富,沈腾将这些不起眼的小人物演绎得很个人风格。他擅长戏仿普通人,尤其是一些平凡小人物突然被捧到原来不敢想象的地步时,其中的喜剧感羼杂着暗暗的悲凉,让人们意外容易接受他。

人们对从草根起家奋斗出来的艺人大都另眼相看,比如王宝强,比如郭德纲。对擅长模仿小人物的喜剧演员也格外喜爱,比如周星驰,比如赵本山。只是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就能让别人笑出声来,沈腾的天赋大概就是自带喜感,而且他其实并没有用力搞笑,他越是丧、越是一本正经,别人就笑得越惨,就好像罗家英。

因为太好笑,接不了正角的戏

和其他天生自带嬉闹气场、会”带气氛“的明星不太一样,沈腾在戏外戏内都不太“躁”,他经常出现的形象是沉着脸,一脸严肃或是垂头丧气。从念大学的时候沈腾就发现了这一点,他自己觉得“很容易获得他人的嘲笑”,甚至有点“社恐”,一旦社交场合冷场尴尬,自己都找不出话来圆场。

至于令人发笑的秘诀,他自己都匪夷所思,他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从来都不是主动搞笑的那种人,却反而最容易逗笑其他人。这是上天赏饭吃,不知道多少喜剧演员想要咯吱观众都无法逗他们发笑,“笑是很高级的情感体验”——这句话是沈腾在他主演的第二部电影《一念天堂》里讲出来的。很少有观众知道那部电影,就在《夏洛特烦恼》大火之后的冬天,沈腾和马丽搭档的第二部电影《一念天堂》上映,反响惨淡,票房也仅过8000万。在电影里沈腾的角色非常丰富,他饰演了近十个不同的角色,变脸自如。

也许是在《夏洛》之后他太过心急证实自己远不只是一个“喜剧演员”了,然而那部电影不是一个喜剧,整体创作的失利也殃及了他和马丽的表演,两人尽管非常努力地展示了作为一个演员的多种可能性,却没有得到《夏洛》一般的重视。

沈腾自己非常苦恼,太强烈的个人风格会成为他自我突破的障碍。因为自己太好笑,去演正剧观众并不买账,大家总是要看着他笑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他演的原来是一个悲剧人物。又因为声音的辨识度太高,就算是去给动画片配音,也被人指出来“这不是沈腾吗”。沈腾会接《一念天堂》这样的电影其实并不奇怪,他在这部电影里的角色集中阐释了沈腾对自己职业的理解,——当然是通过旁白这种笨拙的形式,这部电影里有大量的旁白,就好像演员们还都在舞台上一样。此后的好几年时间里沈腾都谨慎小心地挑选电影剧本,与在《一念天堂》遭遇的滑铁卢可能不无关系,当一个舞台演员走到摄影棚里,对剧本的挑选标准也许就应该改变了。

电影票房?和演员有什么关系

拍电影和在舞台上演话剧很不一样,抖出一个包袱,话剧观众笑了就是奏效了,但在摄影棚没有人给出反应,最多是摄像师笑得花枝乱颤,连摄像机一起跟着抖动,然后这一条也就作废了。沈腾很怀念话剧舞台,在舞台上能近距离地感知到观众。英国的很多成功演员在大银幕之外也经常回归主演舞台剧,而自从《夏洛特烦恼》上映之后的一连串全国巡演,沈腾都没有再回去舞台上了。虽然拍电影肯定是赚钱的,但是沈腾觉得“这不是钱的事儿”,他觉得说了别人也不信,电影多少票房和演员有什么关系呢?演员最享受的还是来自他人的肯定——而在今天这样的时代里,一个演员被肯定的标准可能只有名气大小,就像对一部电影来说,评判它的标准现在也只有票房数字。

一个34亿男主角,和一个演技高超的男演员,这两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电影工业中互相影响的环节又太复杂,努力的有天分的演员很多,红不红则经常看命。在“等”新剧本的两年时间里,沈腾客串各种喜剧片的龙套,参加不同的综艺节目,适应着从小舞台到大银幕的转变。到《西虹市首富》,他大概终于发现,一个喜剧演员不能逃避自己的使命,比起证明自己作为演员的实力,让更多人笑出来是更重要的事。

在《西虹市首富》上映之前,沈腾在各种活动中都拿自己减肥失败而受伤的身体开涮——因为没经验,减肥就是跑步,先是跑坏了踝关节,然后跑到髋关节积水,最后跑到医院去了,强撑着拍完戏才做了手术。他这样沮丧地讲述自己的经历,台下还是会有观众会笑,这对一个站在台上的喜剧演员来说,很难说是该忧伤还是欣慰,当观众把自己和自己的角色再也择不开,也很难说到底是一个演员的成功还是失败。

“沈马”拆cp,其实才拍了两部片而已

此前有很多关于《西虹市首富》女主角更换的传闻,更有人栩栩如生地描绘《西虹市》是如何借托开心麻花的名义擦边宣传、马丽是如何在重要关头被台湾女孩宋芸桦替下。“沈马”组合确实早已经深入人心,不仅是在春晚舞台和话剧舞台上的多年合作,《夏洛》也让更多人看好沈腾和马丽的搭档,然而也是在《一念天堂》之后,两人一拍两散。这样被观众认可的一对搭档,在第二部戏以后就被硬拆了。

最初导演要开拍的《资本接班人》跟后来的《西虹市首富》几乎不是同一个故事,这在一早就开了发布会把消息散出去。然而制作过程中不断有变故,后来电影得到了环球公司的授权,得以使用80年代电影《布鲁斯特的横财》的剧本设定,也就是一个潦倒中年男子突然得到意外继承财产,但一定要先划过10亿进行考验的故事。女主角的角色需要一个“二叔”带来的台湾女孩,显然台湾本地的女演员更合适一些。他还调侃自己的这次“分手”:本来就打算在观众讨厌这个组合前分开,没想到这么快就分开。离开沈腾的马丽在《羞羞的铁拳》里已经证实了自己是个一个实力演员,沈腾和宋芸桦也意外搭档出一股清新之风,只是没有了他和马丽的那种银幕默契感。

沈腾已经有计划自己做导演,他说手里已经在筹备一个项目,但总是还有那么一点儿没想好,这“一点儿”可能很快就能想到,也可能十年都想不好。可能仍然是拍喜剧,至于会不会给马丽也留一个角色,都还不知道。

–END–
编辑:郑晓莹|新奇娱乐 整理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