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天籁梦想》藏族盲童的深圳追梦之旅

由张唯执导的电影《天籁梦想》即将于1月9日全国上映。这部电影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讲述了四个藏族盲童追寻音乐梦想的冒险旅程。

这是一部讲述边缘人群的故事,影片并没有刻意制造戏剧性的冲突和人物冲突,他们也不想用藏族儿童和盲人题材出售悲惨和煽动性的东西。正如电影中的盲老师所说,“过度的同情就是歧视。毕竟,盲人和普通人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他们渴望得到它,是和普通人一样的认可。在电影最开始,几个盲童的家人对他们不切实际的深圳追梦之旅,反对派也提出了。但是导演并没有过分夸大这些冲突,因为电影的主题,所有关于梦想和灵感的时间。和两个词相关的感觉,总是明媚与积极的。所以四位盲童去往拉萨的旅途,尽管有危险,但它仍然充满了笑声和温暖。尤其是他们在中途相遇的车队,一帮大哥棕色胡子看上去粗糙娇嫩,嘴上拒绝帮助盲童,身体却很诚实地不惜绕路将他们送到目的地。

张唯导演

关于导演

张唯导演在2006-2010年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文学系进修班和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文化学及电影学专业进修班。在张唯的导演生涯中,迄今为止他已经指导了五部电影长片,其中2010年的《北京草原》和2011年的《一个人的皮影戏》都收获了评论家门的广泛赞誉。而他2013年的作品《打工老板》则在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上斩获了最佳男主角奖项,在伊朗曙光国际电影节获得最佳原创剧本奖。他的第四部长片作品《喜禾》2016年4月的意大利乌迪内远东电影节举行了世界首映,2017年3月,《喜禾》获得纽约社会性主题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

张唯是致力于呈现边缘人群生存状态的独立电影人,具有一定投资能力,集制片与导演一身。其电影以取材另类。视角独特见长,擅长用朴素自然的纪实性的手法来表现中国社会中边缘人物的生存状态。张唯电影中蕴含着浓烈的、与生俱来的社会意识,这种自发的意识使他的每一部电影都具有强烈的话题性,往往在平淡的叙事中蕴含着巨大的社会冲突。在人物与社会的不断冲撞中,观众可以看到中国社会巨变下一些容易被忽略的部分,从而激发思考和获得启示。

张唯导演接受了媒体的群访

张唯导演接受了媒体的群访

记者:《天籁梦想》涉及西藏和盲人群落,险恶环境与美好梦想,遥远边疆和深圳特区,形成很多颇有意味的对立与联系,这种对立或者说映衬给人以丰富的联想。创作时你和主创团队在主题和影像完成方面是如何磨合的?

张唯:深圳和西藏的对比是强烈的,深圳给人的印象是现代感与高速快捷的变化,而西藏则代表了古老原始与原生态。虽然,这两个地点的空间形态与人们的生活状态差别迥异,但在某种程度上,人们对于追求梦想的欲望是相通的。空间形态的转换,并没有影响人们在思想层面上的契合。无论是影片的结尾,还是电影里的原型人物在《中国达人秀》上的表演,大城市的观众和西藏的盲校师生们在情感上是相联结的。

记者:我们知道,从你早期的《北京草原》和《一个人的皮影戏》,到获得过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的《打工老板》,到聚焦上学问题的《喜禾》,再到眼前的《天籁梦想》,你的电影始终关注底层,关注普通人的生活,这与你个人的生活经历有怎样的联系?

张唯:其实和我的个人经历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社会边缘人群更有故事性一点,也很容易在他们身上找到我们日常生活中看不到的面相。

记者:很多人会好奇,一个从前的企业家、社会成功人士,如何转型开始了自己的电影梦?

张唯:我童年梦想当个画家、少年时想当个作家,成年后来深圳打拼,打工接触了各种人群,后来一不小心变成了企业家。但是,从我内心深处,还是想实现儿时的梦想。而绘画和写作都太孤独了,需要一个人慢慢磨。电影则是一种结合了绘画的造型空间感、小说、戏剧等文学元素的综合性艺术,可以从多方面释放自己的艺术梦想,而我对电影也一直非常有热情。当我通过专业学习,具备了一定条件后,最终,我就选择做一名电影导演。

–END–
编辑:郑晓莹|新奇娱乐 采访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