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去哪儿了》金砖五国导演追寻时间脚步

《时间去哪儿了》金砖五国导演追寻时间脚步
《时间去哪儿了》宣传海报

首部金砖五国合作电影《时间去哪儿了》于10月19日全国公映。这是金砖五国首部合作的影片,贾樟柯监制,五国导演分别以“时间去哪儿了”为主题拍摄一部短片,依次为:巴西导演沃尔特•塞勒斯(Walter Salles)的《颤抖的大地》、俄罗斯导演阿历斯基•费朵奇科(Aleksey Fedorchenko)的《呼吸》、印度导演马德哈尔•班达卡(Madhur Bhandarkar)的《孟买迷雾》、南非导演贾梅尔•奎比卡(Jahmil X.T. Qubeka)的《重生》以及贾樟柯的《逢春》。

《时间去哪儿了》金砖五国导演追寻时间脚步
【左】监制贾樟柯
【右】演员李宣

今天下午,导演贾樟柯携武术演员李宣一起出席深圳媒体见面会接受媒体群访。
新奇网:从片名可以看出,时间对于电影来说其实是一个主题,那您觉得时间对于这部电影最大的一个概念是什么?在拍这部电影的有所感和有所悟的地方分别在哪些地方?
贾樟柯:时间去哪儿是金砖五国,中国,印度,巴西,南非,俄罗斯五国国家的导演第一次通过一部作品来进行合作,那这个合作的基础是因为我们都觉得大家都处在相同的发展阶段里面,一定会有相同的感受,过去五个国家的合作不是很多,但是这五个国家实际是电影创意非常强的五个国家,我个人作为整个影片的监制,我觉得特别重要的是通过这部影片可以把其他四个国家的电影介绍给中国的观众,大家可能平时看南非电影,俄罗斯电影的机会也不多,印度这两年有很多电影很受观众喜欢,但是也不是能这个频繁地出现在市场里面,五个国家加起来有30亿人口,所以我们五个国家的导演就在寻找一种共同的生活感受,做了很多时间去哪儿了这样的问题,几乎是我们每个人偶尔都会意识到的一种困境,让五个导演都非常地兴奋,时间就变成了这个影片的主题,当然通过这个主题所阐述的每个人的时间观念都不一样,我觉得像巴西导演沃尔特•塞勒斯(Walter Salles)他的电影,他在讲主要这个记忆在,过去就不会消失,只要这个爱在,未来就会延续,那比如说这个俄罗斯的影片,在这个生命的过程中,时间的过程中,爱的重要性,像我本人呢,也觉得是一个新的感悟,因为我本人负责中国部分《逢春》的时候,一开始写剧本,我想我可能会写一个伤感的故事,因为我们面对时间总是很伤感的,就时间流逝嘛,无法挽回,但是写着写着,我觉得我有一个新的感悟,时间它确实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它可以把陌生人变得熟悉,亲密,相爱,另一方面呢,也可能把相爱的人变得疏远,在这样一个时间的客观的时间面前,我觉得人的主动性,我们人是不是可以把握自己的情感跟生活,最终呢成为时间的态度。

《时间去哪儿了》金砖五国导演追寻时间脚步
中国单元《逢春》电影海报

新奇网:那其实像你在片子里一向以来都非常喜欢用方言来演出,这么多年您是怎么坚持这个习惯的?
贾樟柯:嗯,我先介绍一下李宣,李宣在这部影片里面是演一个开场的白衣大侠,那大家可能就会觉得为什么既用方言而且关于二胎的故事又用一个武侠的段落,实际上我在写剧本的时候要考虑这个故事发生在哪更有感染力,我觉得它应该发生在一个北方的,内陆的古老的一个城市里面,因为相对来说,那的家庭观,生育观比较传统,比如说都会很多年轻人,很多丁克家族很多并不一定想要小孩,所以我觉得把它放在一个古城里面会特别有融入感和代入感,平遥是一个有三千七百年历史的山西的一个古城,我觉得在看那个景的时候,我觉得平遥因为有非常多的各种各样的演出,经常能看到街上有很多古人在走,我觉得古老的城乡下如果演一个武侠剧,男主角如果是演古城里的一个小角色这样会非常有趣,这样的话就想到了武侠的部分,也请李宣来演一个英雄,来演一个白衣大侠,用他来反衬我们的人物他的可爱。那既然在那拍,我觉得我的语言我的模式我所使用的思考方法都是用方言思考的,包括人们怎么说话,怎么交流,同事之间怎么开玩笑,我想既然我的思维模式是方言模式我就想让演员用方言来表演,再一个,演员用方言表演,演员基本上都用普语表演,他的表演会变得非常生动,也非常直接。

编辑:郑晓莹|新奇娱乐 采访报道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